导航首页 » 文学文案 » 长篇连载:官司66
长篇连载:官司66

李丽萨对于保罗的来信置之不理。

李丽萨担心自己在韩国的父母得不到自己的回应,会在那里胡思乱想。于是李丽萨要求和父母视频。

父母在视频的那头很关心自己。李丽萨的父亲说,保罗通过他在韩国的朋友通知他们的。保罗告诉他们,李丽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求离婚,半夜带着李拉拉离家出走。保罗很自责,自己没有照顾好李丽萨和李拉拉。保罗说,他很爱李丽萨和李拉拉,不想和李丽萨离婚。保罗希望李丽萨的父母能够劝说李丽萨回心转意,向自己认错,回家和自己好好过日子。

李丽萨的父母说,他们在韩国,不知道李丽萨和保罗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保罗通过韩国朋友翻译的信里,父母觉得保罗还是很有责任心的。虽然物质条件不太好,但是保罗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李丽萨和李拉拉在美国提供一个遮风避雨的家。父母还让李丽萨多为保罗着想。现在保罗失业在家。一个家庭的骨干没有工作,他每天在家心里肯定不痛快。所以李丽萨应该多体谅一下保罗。

李丽萨的父母和李丽萨说了他们之间的故事。当初李丽萨父母刚结婚的时候,日子过的很穷。李丽萨父亲到外地求学,只留有母亲一人在家照顾年幼的李丽萨。后来李丽萨的父亲学成归来,一家人的日子才一天天好转。李丽萨父亲很感谢李丽萨母亲当初对家庭所做出的贡献。所以他们之间一直都很恩爱。

李丽萨的父亲教育李丽萨,要学习李丽萨的母亲,在家任劳任怨,相夫教子,承担起家庭中妻子的责任。毕竟李丽萨嫁人了,和在家做姑娘的日子是不一样的。李丽萨不应该还和在家做姑娘一样的使性子。而且现在李丽萨孤身一人带着两岁多的李拉拉在美国S市,保罗是李丽萨唯一的依靠和指望。保罗给李丽萨父母的信里充满着对李丽萨和李拉拉的爱和关心,以及自责。李丽萨的父母让李丽萨向保罗低个头,认个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跟着保罗回家去。毕竟家和万事兴。

李丽萨向自己的父母大致的说了下自己和保罗之间的事情。但是李丽萨的父母不相信李丽萨说的话。李丽萨的父母责怪自己,因为家里就只有李丽萨一个独女,所以把李丽萨养成了娇惯的性子,一点苦都吃不了。现在李丽萨稍微在婚姻里受了点委屈,就在这里哭着闹着要求离婚。李丽萨还骚扰到保罗的大儿子威廉,给威廉一家造成这么大的麻烦。李丽萨的父母认为幸亏李丽萨嫁给了保罗,只有保罗这么稳重和成熟的男子才能包容这么无理取闹的李丽萨。李丽萨的父母不太能理解威廉的做法。怎么威廉也裹在里面和李丽萨一起胡闹,还支持李丽萨,而不是像他们一样劝说李丽萨回家,和保罗和好。

李丽萨知道父母对于保罗的印象还是当初在韩国的印象。而父母对于自己的印象还是当初自己做姑娘时的印象。现在自己和李拉拉生活在一个父母想象不到的国度,而保罗早已经转变成父母想象不到的人,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保罗会变成这样。

所以李丽萨不想责怪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的误解。李丽萨也不想和自己的父母做无谓的争辩。李丽萨把李拉拉叫过来,让李拉拉和自己的父母视频。李丽萨的父母见到自己心心挂念的外孙女,非常高兴。

李丽萨的父母和李拉拉聊了一会。李丽萨的父母见李丽萨和李拉拉都安然无恙,放下心来。临别时,李丽萨对父母说,自己就是和保罗有点口角,带着李拉拉在威廉家住几天而已。自己不会和保罗离婚的。找个合适的机会,自己会和保罗和好,带着李拉拉搬回家的。李丽萨的父母对李丽萨又叮嘱了几句后,双方结束了视频。

李丽萨和高牧师与温牧师通了几通电话。电话里,高牧师和温牧师一定要求见自己本人,要和自己面谈,并且要求李丽萨一定要把李拉拉带上。李丽萨很好奇到底高牧师与温牧师要和自己谈些什么,还一定要把李拉拉带上。于是李丽萨和高牧师与温牧师约好了时间和见面地点。

刚一见面,高牧师立刻就从上到下看了一下李丽萨。李丽萨看上去气色很好。温牧师蹲下身子,手上拿个玩具,和李拉拉打招呼。李拉拉认识温牧师,和温牧师一起玩那个玩具。温牧师顺势就把李拉拉抱在怀里,站了起来。

李丽萨,高牧师,和抱着李拉拉的温牧师在见面的咖啡馆找了个便于交谈的僻静角落,点上咖啡,开始交谈。

李丽萨以为高牧师和温牧师和自己的父母一样向自己讲一些做人的道理,然后劝自己向保罗认错和好,回家去。哪里知道高牧师和温牧师希望先听听李丽萨要说什么,然后他们再发表意见。

李丽萨要说的其实在之前的几通电话里和高牧师和温牧师简要的说过了。李丽萨没有什么新的东西要说,于是就把之前在电话里简要说过的话又详细的再说了一遍。高牧师和温牧师听的很仔细,中间问了几个问题,李丽萨一一做答了。

李丽萨说完了。高牧师和温牧师互相看了几眼,商量了一下,就向李丽萨告辞准备离去。

李丽萨觉得奇怪。高牧师和温牧师这么着急的见自己,不断的发邮件和自己通电话,说有话要当面谈,还要求自己必须把李拉拉带上。现在好不容易见面了,高牧师和温牧师就这么听自己像祥林嫂一样把自己的事情再详细的说一遍。然后,就回去了。

高牧师和温牧师不是有话要和自己当面谈吗?现在这么一句话不说就告辞了。李丽萨觉得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于是李丽萨叫住了高牧师和温牧师,询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高牧师和温牧师对看了一眼,又重新坐回到桌边。

高牧师解释说:“本来在来的路上,我和温牧师商量了,是有很多话要和你说。但是刚才我们仔细的听你说完你的故事后,我们就什么话都没有了。你很成熟,做事有分寸,处理得当。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这样吧,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只要我们知道的,我们都可以回答你,绝不隐瞒。”

听完高牧师这么说,李丽萨犯难了。李丽萨本来是准备洗耳恭听高牧师和温牧师的教诲。现在高牧师给机会让李丽萨提问题,李丽萨没有准备任何问题。

初稿于2021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