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 » 文学文案 » 2021-05-06
2021-05-06

因为平静而喜欢的夜空

我喜欢夜空,哪怕是没有星月的,特别是整片的幽深中泛着的红晕,它呈现了漆黑的胸膛中跳动的心脏。古往的多情人给予它太多的功利,但又有谁是例外呢,喜欢无非是它可以与我的心思产生共鸣。

我向往的是那神秘,或者说是它的辽阔与纯净,因为只有在纯净极了的环境下我这个标准才显得那么明显,我想余秋雨先生在阳关看雪时也想到了这样吧,一个人对于自己的认识竟然是在渺小中体现的,这也真是戏剧的矛盾心里。虽是喜欢但也不想长久,这样的景象是找不到方向的,四处张望久了就会清冷,凉凉的睡去。

静待阳光带来万紫千红,带来五彩缤纷的热闹,欢声笑语在脸上迸发,只是内心的沉寂一时半会还得不到光亮,这大概是夜色根植于灵魂的诟病吧。咿咿呀呀的风声随时都有,紧随其后的颤栗也油然而发,是生理的应对亦或是潜意识的呻吟,不管如何,总算是神思者的感想。

牵强的文字爬满了纸张,终于有人不耐烦这样的应付,点亮了霓虹的斑斓,试图冲破这黑暗的禁锢,雨连连绵绵,已经是反抗者得来的最终胜利,因为这给他牵强的文字提供了很好的理解。

反抗者遗留的霓虹扮演起了冷漠中的星光,但黑暗中的那份红晕依旧残留,甚至得到了彰显,愈发的无边无际。